5分快乐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快乐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07:31:2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中国忠实履行了自己的国际义务。他们有些人讲中国不遵守《中英联合声明》、搞香港国安法、违反了中国应该承担的国际义务,我说恰恰相反。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,中国是第一个在《联合国宪章》上签字的国家,75年来,中国已经加入了100多个国际组织、签署了500多个多边条约,没有从一个条约和组织撤退、撤离、“退群”、毁约。中国忠实履行了自己的义务。而英国恰恰相反,违反了应当承担的国际义务。首先,我前面讲到,英国违反了国际法基本准则,而且违反了1984年中英签署的谅解备忘录,改变了英国国民(海外)护照持有者的地位,宣布无限期终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等等。所以恰恰是英国违反了协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刘大使,作为中国驻英国大使,我知道您写了关于香港国安法以及华为问题的文章,但是在英国主流媒体上它不给你发,这是什么情况?反映着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和心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中英关系最近一段时间确实出现了一系列的困难,面临严峻形势。英国媒体以及其他西方媒体说,中英关系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,是因为“中国更加咄咄逼人”,采取了很多不利于两国关系的措施。我在上个星期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指出,我们现在需要回答一系列问题:中英关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?为什么会面临这样的困难?到底是谁变了?是中国变了?还是英国变了?我在记者会上告诉大家,我的回答是清晰无误的,用英文说是loud and clear,就是中国没有变,而是英国变了。中英关系现在面临的困难,责任完全在英方。我从4个方面来解读这个问题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我讲到英国政府很担心第二次疫情暴发,所以已经采取了一些推迟解封的措施。我们也跟准备到英国来的学生保持密切联系,随时向他们发布消息,给予必要提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在这方面您和很多的驻外大使其实都做了很多工作,在这儿我们就不多说谢谢了。最后,五年前中英两国开启了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,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波折,并且英国要负主要的责任。那“黄金时代”在中英两国之间是否结束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环球网快讯】当地时间4日傍晚,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区发生剧烈爆炸。关于这起爆炸事故的原因,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援引在中东有着丰富经验的美国前中情局(CIA)特工罗伯特·贝尔(Robert Baer)的话说,虽然周二爆炸的视频显示仓库中可能存有硝酸铵,但他不认为这是随后发生的大规模爆炸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说拒绝华为就是拒绝机遇呢?因为大家都知道,华为是5G的领军者,英国拒绝与华为合作,就是拒绝在5G领域发挥领军作用。我们都知道,200多年前第一次工业革命时,英国是引领者,那个时候中国落伍了。那么现在第四次工业革命,5G是标志性的基础设施建设。英国拒绝华为,就可能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落伍者,失去这样的机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刚才我讲到英国对待华为的问题,不是一个简单对待一家中国公司的问题,而是怎么看中国的问题。当然我也注意到英国一些官员讲,英国禁用华为是由于受到美国制裁的原因,这是从技术层面解读这个问题,我觉得这种解释似乎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在英国决定“禁用华为”后,美国领导人争先恐后“抢功”,有的说,“是我一直在说服英国不要用华为”,还有的向英国表示“祝贺”,说“干得漂亮,就是应该这么干”。所以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,外部有强大的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,我有三种感觉:第一,在英国不存在所谓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,可以说它有污蔑你的自由、有诽谤你的自由,但没有给你驳斥和答辩的自由。所以你看报纸上登了很多对中国的指责、批评,包括那些反华议员、“冷战斗士”、甚至是某些不友好的外国使节,登他们的文章,但我们的文章就出不去。偶尔它也给你留出一点空间,但是不成比例。所以这个“新闻自由”,我算是领教了,我认为不存在所谓的“新闻自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刘大使,说到香港的国安法,英国近一段时间说了非常非常多的话,很多人对英国这么做感到疑惑,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从1997年一直到现在,已经23年时间过去了,英国还不觉得香港已经回归了中国吗?